珠宝店老板夫妇借款数亿失踪 债主悬赏10万找人

【发布日期】:2019-09-04【查看次数】:

  “通缉周玲、谢钢,悬赏10万”,近日一篇以此为题的网帖出现在多个网络论坛上,据发帖人称,周玲和谢钢是夫妻关系。周玲、谢钢究竟是何许人也?为何被通缉?快报记者经过调查后发现,这两人“借款”的背后是一个庞大的链条,涉及的金额保守估计就超过亿元。这对夫妇已失踪近两个月,目前南京警方已介入调查。 快报记者 陶维洲 文/摄

  “他们是夫妻,她的长相很好认,她骗我朋友,骗得倾家荡产,还有一位老师被他们夫妻骗得自杀了,还有的人自杀未遂,很多家庭被牵连了,其中有绝大部分是退休的老师,还有普通的工薪阶层这对夫妻将自己身边认识十几年的人都骗了,现在已经立案,但为了更快地抓到她,希望大家能够帮忙找,把照片发到外地找,拜托了。找到将给予十万元的感谢金,将他们绳之以法”以上这些话,就是该网帖内容。

  发帖人还将周玲和谢钢的照片放到了网上。两人的体貌特征比较明显,女方周玲比较胖,今年35岁左右,男方谢钢和她年纪相仿,头发较少。在两人照片的下方还贴有多个法院送达的传票,从内容看似乎是借贷纠纷。

  快报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后发现,他们两人的名字出现在7月份以来一些法制报刊的法院公告内,前前后后约有十多份,都是起诉要求两人还钱的。在这些起诉人中,不仅有个人,还有银行、投资公司、担保公司等等。与周玲和谢钢两人相关联的是两家公司,一家叫做南京世纪情珠宝有限公司,另一家为南京齐福轩工贸有限公司。周玲和谢钢与这两家公司又是什么关系?他们究竟欠了多少钱?网帖中说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经过多方了解,8月5日下午,快报记者联系到了一名知情人罗谦(化名),在反复确认记者身份后,罗谦和记者见面并接受了采访。“我是给谢钢的借款做担保的,现在他跑了,好多债主在找我,所以我只能多加小心。”

  据罗谦介绍,周玲和谢钢确实是夫妻,法院传票中出现的两家公司就是他们自己开的。“他们两个做珠宝生意已经十多年了,在南京业内也算小有名气。”罗谦说,他和谢钢、周玲打交道的时候,大约是3年前,“那时候我的前任老板就和谢钢有借贷方面的往来,他们的信誉还不错,有借有还。前几年,我的前老板从谢钢那里光利息就赚了700多万。”罗谦说,这次他的前老板也有500多万元折在了里面。

  罗谦替谢钢担保了一笔借款,数额为200万元,当时谢钢许诺的利息为月息10%。“这种民间借贷都是这样,债主先把利息拿走,然后按本金打借条。”罗谦说,他完全是看在朋友的分上帮谢钢担保的,哪知道自己成了“替罪羊”,“就在他消失前1个半小时,我还在和他通电话。”

  罗谦说,他记得那天是6月17日。“我担保的那笔款是4月份借的,谢钢说借两个月,到期日为6月14日。”罗谦说,6月14日他打电话给谢钢让他还钱,谢钢当时拿着一张银行承兑汇票给他看,说还有3天到期,希望延缓3天。“这也算是人之常情,我便没有说什么。”罗谦说,可是到了6月17日却迟迟不见谢钢还钱。之后罗谦再次打电话给谢钢,电话中谢钢非常轻松,称一切都弄好了,马上就将钱转账。可是,1个半小时后,再打谢钢的电话,他已经关机了。

  “我当时就意识到谢钢出事了,赶忙到他位于太平南路90号的世纪情珠宝店,此时已经有十多个债主在那边要钱。而更气人的是,店里的东西很多都不是谢钢的。”罗谦说,此后他便也躲了起来。根据他现在掌握的情况,谢钢和周玲的亏空大概在两个亿左右。“不光是个人,南京几个比较大的投资公司、担保公司,还有几家银行都有牵涉。”

  之后,快报记者又找到了周玲谢钢的多位债主。今年60多岁的侯教授住在太平南路附近,“我和周玲认识十多年了,经常在她家买东西,他们家做生意还是很本分的。”侯教授说,今年春节过后他再次到周玲店中消费,周玲便提到了借钱的事。

  周玲表示,自己生意要做大,所以急需一笔资金,利息方面好商量。“别人我不知道,我是完全出于帮朋友,并没有要高利息,月息1%。”侯教授说,当时他借出了200万元,借期一年。可是没过多久,周玲再次向侯教授借钱,这次侯教授从自己的几个好朋友那里募集了190万元交给了周玲。到了6月初,周玲再次向侯教授借钱,侯教授又借出了200万元。“我是到6月28日才知道周玲跑了,等我到她的店里去时,那里早已关门大吉。”

  今年50多岁的聂老师是2006年在南京虫友会上和谢钢认识的。聂老师说,2009年的一天,他和妻子在公园散步时遇到谢钢,谢钢得知聂老师爱人是银行职员后,便声称增开门店需要资金,看能否帮忙想办法从银行贷款或个人投资。之后,聂老师的爱人跟着谢钢考察了他已有的几家门店,聂老师和爱人觉得可行,便自己掏腰包先期投资了10万元。

  “当时双方约定的利息为月息2%,也没有约定借款期限,谢钢说什么时候要用提前打招呼就能取。”聂老师说,一开始谢钢的信用确实不错,时间不长就还了钱。至今年6月,他们一家不仅自己投资,还从亲朋好友处募集了资金借给谢钢,前后约1200万元。

  如今,由于谢钢的失踪,聂老师被同事告上法庭,原来的住宅也被法院保全了,他和爱人搬到了原来的老房子里住。聂老师的爱人在得知谢钢失踪的消息后,已经先后两次服食安眠药自杀,幸亏发现得早才抢救回来。

  侯教授告诉记者,前天他联系到了大部分债主一起商讨对策。“见面之后才知道,周玲和谢钢骗的基本都是身边的熟人。”侯教授说,前天开会共来了15个债主,还有联系上却未到的,总数有30人。“这些人都是平时和周玲、谢钢关系很好的朋友,其中还有他们的亲戚。”侯教授说,有一对兄弟是谢钢从小的玩伴,这次被他骗去了数百万,还有谢钢的侄子,也有上百万被谢钢卷走了。

  除了熟人、朋友这层关系外,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借钱给周玲和谢钢呢?“我们看中的是他们这个生意。”侯教授说,他借钱给周玲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他觉得周玲有还款能力。“她那个金店值2000万,我借她两百万有什么不放心的呢?”侯教授说,在借款时,他和周玲在借款合同中约定,如果周玲不能还款则以世纪情珠宝店做抵押。

  和侯教授这样的个人借贷相比,罗谦所代表的担保公司、投资公司等则对谢钢夫妇的资产审查更为仔细。“我们所有的债主几乎都看过谢钢这几个店的营业账目,赛马会开奖资料,面上看都非常不错。”罗谦说,谢钢不仅在南京有店,在泰州、泗洪等处也有店。这些店他都去过,问营业员都说和南京店是一个老板。“而且,我给谢钢担保后,几乎没两天就去一次他店里,可以看到他的生意不错,也没有来要账的人。”

  更重要的是,罗谦和众多债主都认为,黄金珠宝生意是稳赚不赔的。而且,罗谦还发现谢钢在银行的信用非常好,“他开着一辆凯迪拉克,周玲开一辆宝马MINI,都是银行授信给他买的。银行都这么放心,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  不过,事后罗谦也承认,他们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,这些店里的资产究竟是不是谢钢夫妇的,他俩除了从自己这里借钱外,有没有其他外债。事实上,谢钢夫妇所吹嘘的珠宝店,大部分资产都不是他俩的。昨天,快报记者走访了位于太平南路90号的世纪情珠宝店,只见店面卷帘门紧闭,在卷帘门上贴着债主要钱的纸条。据相邻店面的营业员介绍,6月17日周玲夫妇失踪当天,来了十几号人要搬店里的东西,后来警察来了以后认定,里面的东西大多是另一个合伙人的。

  快报记者调查了解到,还有不少债主愿意借款则是因为他们拿到了谢钢夫妇作为抵押的“房产证”。“在前天的会议上,好几个债主都拿出了谢钢夫妇用于抵押的房产证,结果有好几个都是相同的。”侯教授说,实际上谢钢夫妇用作抵押的房产证都是假的。

  据了解,谢钢夫妇在南京有三处房产,在高淳、仪征等地还有几处房产,目前已经被法院保全。“这些房产都被谢钢夫妇不知道抵押给了多少人。”侯教授说,很多人就是看到有房产抵押,才愿意将钱借出。侯教授说,直到现在他仍然觉得,周玲夫妇肯定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不然他们不会骗这么多熟人。

  聂老师手上有一个谢钢的房产证,是仪征的一处房产,面积为400多平米。“我也是事后才知道,就这套房产,周玲先是向银行抵押贷款了几百万,后来她通过变更世纪情珠宝公司的法人代表,又将其抵押出去借几百万元。我拿到的只是一个假证而已。”聂老师说。

  记者昨天从南京市公安局白下分局获悉,警方已介入调查,从调查情况看,涉及的金额和社会关系正在不断扩大。至于谢钢夫妇究竟是什么原因失踪,是骗了钱携款潜逃,还是资金链断裂为了逃避责任,这有待公安部门的调查。

  侯教授和30来个债主主张通过警方将谢钢夫妇找到,然后让法律来对他们进行制裁。“想把钱要回来,希望是不大了,但一定要把这两个人抓到送去坐牢,这样我对老伴、孩子、朋友才算有个交代。”

上一篇:有哪些阿sue系列的小游戏?

下一篇:没有了

跑狗图| 管家婆看图解一肖一码| 香港118图库| 醉红颜高手| 单双王| 六肖王| 雷锋心水主论坛| 杨红公式网址| 公式网心水论坛| 玄机图| 六合宝典| 搜码网| 静心阁论坛| 摇钱树高手坛| 牛牛高手论坛|